_Ifyou_

【TG】老友悸(现实向)7

是杠杠呀:

七、


 


崔胜铉也没有想到,他这么快就能体验到演戏的极致痛苦。




原本崔胜铉只是出于跟权志龙和全世界较劲的立场,冲动之下从李秉英递过来的一打剧本里挑了个看上去最贵、拍摄周期最长、卡司又最豪华的戏,没想到这可能也是最艰苦的一部戏。




崔胜铉连同被行李一起被打包扔到庆尚道,试妆的时候削了短发,李载汉嫌他太白净,勒令化妆师给他描一层粗糙的、黑黢黢的皮肤。




开机时天还很冷,戏服并不足以御寒,崔胜铉一边手脚发抖地表演冲锋陷阵,一边克制着呼吸之间从鼻腔里喷出来的白雾避免镜头穿帮。




战争场面的重场戏他们拍了八天,崔胜铉演的角色是个倒霉催的炮灰英雄,这场戏里几乎被敌军打成人肉筛子,化妆师用蜂蜜和食用色素调出来的血浆涂了他满身满脸,最后都恨不得用桶给他泼。崔胜铉扑在地上摸爬滚打,黏糊糊的液体又沾土又沾灰,一天下来浑身都是污垢,光是在头发上搓泥就得搓二十分钟。




崔胜铉几乎要精神垮塌了,他以为做歌手已经很辛苦,没想到跟演员拍戏相比简直身在天堂。他偶尔也给成员们发发短信,夸张地描述自己的处境,总是可以收到除了权志龙以外的全体同情。




重场戏的最后一天,是拍崔胜铉面对队友战死后的特写镜头。崔胜铉反复演了很多遍,左眼流泪不能过,又换成右眼流泪,他尝试着怒吼,尖叫,让自己的眼睛布满血丝,看上去像头受伤发狂的野兽,李载汉还是不满意。




崔胜铉冻惨了,手指僵硬得握不住枪,头发被血浆糊得一绺一绺,前后拍的几条都有些接不上戏了。执行导演喊了休息,崔胜铉被助理扶起来裹紧羽绒服,缩在折叠椅上安静地补妆。




所有人都在等待着崔胜铉可以顺利过关早些收工,而不是趴在这个荒郊野岭嗖嗖喝风。巨大的压力积在崔胜铉的心头,他又疲惫又烦躁,觉得这个角色离他有一万米那么远。




李载汉走过来看崔胜铉,帮他点了根烟。李载汉试图给崔胜铉讲解剧情,告诉他这滴眼泪不是痛心疾首的,更不是撕心裂肺的,它是一种表面平静的暗涌。




崔胜铉表示无法理解。




“真正的死亡发生时,可能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隆重。”李载汉有些艰涩地说:“艾略特在《空心人》里写,这个世界倒塌并非轰然作响,而是唏嘘一声。就是这么个意思。”




崔胜铉想起他在交通意外中故去的好友,表情变得沉默:“我可能明白了。”




景复好了,崔胜铉卧倒在道具上,怀里揣着一杆破枪。执行导演叫了开机,冷冰冰的摄影机就摆在崔胜铉的眼前,他看不见死去的战友,也没有人告诉他具体应该怎么做。




庞然的无助和孤独迅速地吞噬了崔胜铉,他的瞳孔有些虚焦了,酸胀感像针扎一样刺着他的眼睛。无意识的眼泪从崔胜铉的眼角滚落下来,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,给这个镜头留出了足够长的剪辑空白。




崔胜铉的表演终于得到李载汉的首肯,李载汉宣布收工,并招呼崔胜铉坐到监视器前看回放。崔胜铉还不习惯盯着自己的脸,不能像质检一样置身事外地去审核表演,有人带头鼓起掌来,崔胜铉有一些难为情地低下头,被李载汉揽住肩膀,热情地夸赞:“非常漂亮的眼泪,你是真的明白了。”




这天收工之后,崔胜铉拒绝了李载汉相约喝酒的邀请,独自回到宾馆洗漱休息。这场戏让崔胜铉心力交瘁,好像又稍微地摸到了一点演员入门的台阶,原来在戏里痛是要真的痛,心碎是要真的心碎啊。




崔胜铉瘫软在床上,捂住眼睛叹了口气,当一个体验派,成为一名真演员,比想象中的更加磨人。




演戏让崔胜铉倍感孤单和空虚,他拼命想抓住点什么东西,想着找个人说说话是不是能好一些,便从兜里摸出手机翻起通讯录迅速浏览,最后停在了权志龙的名字上。




崔胜铉想起和权志龙最后的会面,还是他进组的前一天晚上。崔胜铉在宿舍收拾行李,故意把东西翻得梆梆响,永裴被他闹得崩溃了,过来骑着脖子揍他。崔胜铉四处逃窜,发出哀哀的叫声,权志龙却像聋了似的,始终没有说一句话。




崔胜铉合上了手机,突然能够体会到艾略特形容的唏嘘一声,原来感情垂死的时候也是这样,场面并不激烈,更像权志龙无意中丢掉的碎纸屑,被风一吹,全都甩到了他的脸上。




崔胜铉在组里的最后几天,几位大前辈纷纷杀青,只剩崔胜铉还在拍影片开场,也是他最后的戏份。




这是一个复杂的大场面,群演众多,后景的调度复杂,拍了半天下来,所有人都有些筋疲力尽。崔胜铉肩负着半个人的重量往前走,不小心就踩到了炸点,崔胜铉只觉得眼睛剧痛,马上蹲下捂住了脸。




崔胜铉很快被送到医院做清创,飞起的弹片扎到了他的眼皮里,虽然没有伤到视觉神经,但是不可避免地留下了疤痕。开场戏还剩下最后几个镜头没有拍完,李载汉来探望崔胜铉的时候有点抱歉,并对他说之后的戏份可以用替身,崔胜铉想了想,低头笑了。




“没事,我不想留遗憾。”崔胜铉无所谓地说:“反正满脸血,这个伤也不会穿帮,看不出来。”




李载汉走了没多久,东永裴就来了,崔胜铉看起来很高兴,边吃永裴带来的冰淇淋边和他聊天。




“李胜利和南国哥带了餐车,送到组里之后就过来。”永裴说着,小心地检查了一下崔胜铉的伤口,“会不会留疤啊?”




崔胜铉笑嘻嘻地吮着冰淇淋,向永裴抛去颇有深意的眼神,“留了疤也不会威胁我团体第一帅的地位。”




永裴抱着手臂坐下,揶揄他:“还是熟悉的配方,看来没有炸坏脑子。”




“姜大声那个小崽子为什么不来?”崔胜铉抻了抻腿,病床对于他来说有些狭小,并不是非常舒适。




“大声在录影,他说收工了马上过来看你。”东永裴顿住了,他突然有些踟躇,不知道该怎样为权志龙辩护,只能含糊其词:“志龙他……”




“他很忙嘛,我知道。”崔胜铉冲东永裴挤眉弄眼,似乎对权志龙的不到场毫无关心。




东永裴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接话,权志龙那点心思一眼就被崔胜铉看穿,连带他这架小僚机都跟着觉得面上无光,像是被同桌害得连坐双双体罚。




“志龙也很担心你,餐车是他准备的,雪糕也是他交代我买的。”永裴叹一口气,“真不知道你们在玩什么花样,他明明想来又不敢,你明明想问又不说。年纪加一块也快半百了,闹个别扭怎么还像青春期?”




“不幸被你言中。”崔胜铉面无波澜地陈述恩怨:“权志龙骂我长不大。”




-TBC-



风雨日记

感动...我的haru❤❤❤,我会努力画画,以后送你更多😂😂😂,共同fighting_。

xxxHaruHaruxxx:

快递小哥T✖剁手少年G

这个设定蜜汁怪怪但是我很喜欢耶…感谢我的小宝宝@摸鱼少女球球球 提供脑洞,所以就撸出来了。这个是群里欧尼的生日段子,最近过生日的宝宝好多哦!人家的脑洞都不够用了~(撒娇)


风雨日记

“志龙你在干嘛…”东永裴从上铺往下看,下铺权志龙正鼓着脸气愤的狂敲电脑。

“投诉快递公司。”

“啊?为啥?”

“周一买的衣服现在还没来,我没衣服穿了。”

“你没衣服?”东永裴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,冲墙角一看,权志龙一个人的衣柜比宿舍其他几个人的加起来还大…

“对啊…一换季就没衣服穿了~”

东永裴翻了个大白眼,往回一躺,权志龙这个爱买衣服的毛病都好多年了…无力吐槽。

“啊啊啊我想要个风雨无阻的快递小哥啊!!”抱着头仰天长啸,待收货的地方有个数字真讨人厌啊!!

“永裴~”撒娇的语气。

“干嘛…”不祥的预感…

“陪我出去买衣服吧?”

“我才不去!这么大雨去买衣服是疯了吧?”东永裴一副死也不下床的样子,看见权志龙手机亮了赶紧指给他看。“呀呀!手机手机!说不定是快递啊!!”

“喂?哦哦?我马上下楼。”

看到权志龙从生气到开心的转变速度,东永裴除了佩服也没什么好说。冲着他嚷了一句带伞,就插上耳机开始看电影了。

“先生,我是来取我的包裹的~”

“权志龙先生啊?请在这里签收。”那个声音没有回头,只是把东西往权志龙怀里一递。

嗯?这只手怎么这么年轻?之前那个态度巨恶劣的大叔呢?

“那个…请问,之前那位大叔呢?”

崔胜铉有点儿生气,您也真好意思说,您一个月十三次的投诉记录…谁敢来这一片儿送快递啊…但是没办法,想到这个人在网站上洋洋洒洒的上千字投诉,还是换上了恭敬的笑脸。“之前那位大叔调离了,我是这片区域新来的快递员。”

omo好帅…

这是权志龙的第一想法。

嗯?说好的啰嗦娘娘腔的男人呢?

这是崔胜铉的第一想法。

这个长着可爱小包子脸的人就是那个每次投诉写得声情并茂、绘声绘色的“难搞排行榜”第一名?

“雨很大,您快点签收,快上楼去吧。不然会感冒。”崔胜铉低下头,帮权志龙捧着纸箱。“感冒了就不值得了。”

这个小哥声音好好听呀…权志龙拿着笔,却没有签名,在脑海里回想他的声音。

“呃,权先生。”

“嗯?”

权志龙回神一看,签名处被自己画满了心形小泡泡…

“啊对不起对不起!”把一大堆泡泡涂黑涂成小煤球,然后签上自己的名字。“谢谢,再见!”

哎一古…崔胜铉挠挠头,也没有传说的那么难搞嘛。

权志龙回到宿舍,纸箱根本没拆就去给好评了,尤其夸奖了一下快递小哥。

“哥你不是吧,出门取个东西回来就发烧了?脸这么红?”姜大声从堆得小山高的积木里抬起头。“要不要给你拿点药?”

“不用不用!”

权志龙摆摆手,啊,刚刚忘记问他叫什么名字了。也没有留电话。这可咋办…五分钟后,权志龙默默的又在购物网站上下了一单。并且自己为自己的机智点赞。

过了两天,在电话里听到崔胜铉好听声音的时候,权志龙露出了东永裴看不懂的迷之微笑。

“权先生,请签收。”

唰唰在签名处签名,签完却不走。

“那个…请问您贵姓啊?我总不能每次都叫您‘喂’吧?”

“哦,不用敬语也可以的。”崔胜铉把帽子摘下来。“我叫崔胜铉。”

哇,名字也很好听呢~

“那…电话呢?”

“mo?不是每次给你打电话吗?”

“那不是工作用的吗?”

“您找我也不会有别的事情了吧?”

“那个、万一你忙的话我又有急事找你的时候怎么办?”

“???”崔胜铉眼睛转了几圈,想了想,想明白了。冲权志龙伸出手。“手机给我。”

“啊?”

“手机。”

权志龙把手机递给崔胜铉,看着他手指快速的输入电话号码。因为眼神停在屏幕上,所以刚刚好可以看到长长的睫毛搭下来…

“好了,那么没什么事我先走了。”

等崔胜铉走了之后,权志龙回宿舍才想起来,要点进手机看看崔胜铉的号码。然后在按发音顺序,居然没找到…这家伙不是没存吧?

不死心的一路翻翻翻,翻到最下面的井字分类里,才看到一串小爱心,不确定的拨了过去。

“喂。”

果然是他的声音!

“呀…你你你,你干嘛存了这个名字!”

“嗯?不是那天,你签名的时候就签了这个吗?”崔胜铉在电话那头闷闷的笑,但是忍着没有让权志龙听到。

“呀西…”

听着小小的抱怨声和电话忙音,崔胜铉才敢放声笑出来,这个人,可真是太可爱了。还没等笑两声,电话又打过来了。

“我告诉你,下次你如果来晚了我会投诉你的!”

砰地一声挂了电话。

“小包子脸,脾气还挺大…真可爱~”崔胜铉又傻笑了几声之后,把权志龙的名字改成了“包子”。

又过去几天,权志龙正鼓捣电脑的时候东永裴过来借权志龙的电脑。

“你自己不是有吗。”

“我的被大声借去买新出的积木了嘛。”

“呐呐给你。”权志龙把电脑让给东永裴,去李昇炫柜子里找糖吃去了。

东永裴一点开浏览器,映入眼帘的是权志龙没关闭的购物网站页面,从这周二开始,权志龙每天在同城买一本笔记本,掏着能买五本笔记本的运费…刚刚才又买了一本。

“权志龙…”

“嗯?干啥?”

“你上辈子…是不是懒死的?”

“啥?”

“你有病啊!宿舍楼下就便利店!你买个笔记本还要在购物网站买?你真是败家死了!”

“你不懂~”权志龙抓着叮当作响的手机就哼着小曲儿下楼了。

“不错嘛,这几天都在下雨,不过你每次都这么准时。”

“对啊,我们这行,最怕投诉了。”崔胜铉看见权志龙傲娇的脸就想笑,但是强忍着。

“我最欣赏守时的人。”

“权先生,请签收。”看着埋头签名的毛茸茸小脑袋,崔胜铉抑制不住自己想上手揉揉的冲动。“权先生,我天天给你送东西,你能不能也送我点什么?”

“你要什么?”权志龙没有抬头,撕着收件人存根,语气是自己都意识不到的温软。

“你。”

“我?我可值钱…啊!!你说什么呢!!”

“你就从不好奇为什么每次你出来取东西就只有你一个人吗?”崔胜铉把头上的帽子一摘,往权志龙头上一扣。“权先生,把你自己送给我怎么样?”

—end—


@_Ifyou_ 欧尼~生日快乐~这个小渣渣段子希望你喜欢…最近实在是…有点废柴了。嗯,在这里谢谢我生日时候欧尼送我的画,可惜我房间太乱我都还没找到地方挂起来…欧尼要加油画画哦,以后要给我的文配图!kkkkk比心,以后也要相亲相爱哦,我们。

看来只对自己的感兴趣呢😏